logo

在我们学习生化的时候,我们都记得这样一句话,蛋白质设计是世界性难题,事实上,这个难题,正逐步被华盛顿大学美国科学院院士David Baker所打破,

尤其是这次这篇工作,直接设计了2万多个多肽,通过酵母展示和高通量测序技术进行富集,并展现了相应的功能,选择了很多高活性的多肽药物,可以有效的阻断流感病毒。

有且只有用“震撼”二字来形容读这篇文章的感受。

我们来看看他们干了什么。

按照我们通俗的理解,设计蛋白是一个难事儿,寻找短的多肽也是一件难事儿,而David Baker则一口气设计的数万种片段。

David Baker一口气设计2万多个流感病毒抑制多肽

具体来说,他们瞄准两个不同的蛋白靶点,流感病毒HA,以及神经毒素BoNT,围绕这两个靶点,产生了4000多种蛋白骨架,然后依赖这些模板,根据Rosetta蛋白质设计软件,最终分别设计了7000多和3000多具体的蛋白序列。

David Baker一口气设计2万多个流感病毒抑制多肽

然后将这些文库序列合成在酵母上,进行展示。

David Baker一口气设计2万多个流感病毒抑制多肽

经过进一步的优化后,最终科学家们通过表达一些多肽,验证相应的功能。

David Baker一口气设计2万多个流感病毒抑制多肽

通过三维结构解析,可以看到与预测的模型非常吻合,同时有非常强的稳定性。

David Baker一口气设计2万多个流感病毒抑制多肽

在小鼠层面也可以非常好的阻断流感病毒的传播。

David Baker一口气设计2万多个流感病毒抑制多肽